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讲起长宁路396弄,居民们有“一肚皮”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14日 来源:长宁区融媒体中心 访问量:

在长宁路396弄里,有7个居民区,居民有的就出生在这里,有的是嫁人后一直住在这里,也有新上海人,他们看着这条弄堂越变越好。弄堂里的“时光博物馆”也记载着他们的故事……

  • 我是亲眼看着棚户区推倒,又重新建成现在这个样子。

民心小区74岁的马玲娣出生在长宁路396弄附近。“396弄过去是棚户区,我是亲眼看着棚户区推倒,又重新建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回忆过去,马玲娣很感慨,“我二十岁的时候,就搬来396弄,住进来的时候,这里都是新房子,那时候是和父母住在一起,我在这里结婚,我的小孩也在这里出生,也是在这个房子里送走了两位老人。”“现在我的儿子也四十多岁了,就住在我们对面的楼里。”

退休以后,马玲娣在街道老年协会做了三届会长,一直到了70岁。“70岁,人就没用了?我想不会,我是个党员,我身体好,我就可以做我力所能及的工作。”于是,马玲娣和同住一幢楼的几个老伙伴做了一个睦邻点,每个月把退休的邻居们集中在一起,组织一次学习。“大家能够互相了解、互相帮助,协助居委会的工作,也让我自己更充实和愉快。”

  • 阿拉小区老便当,结婚到现在30多年,从来没离开过。

长华小区57岁的蔡建敏是嫁到长宁路396弄的,她的老公则从小就住在这个区域,老房子动迁后,原拆原还,又搬回到这里。1988年,蔡建敏嫁过来时,这里是刚刚建好的新公房。

“结婚到现在30多年,没有离开过这个地方。”蔡建敏觉得长宁路396弄出行、购物、就医都很方便,“华阳路街道卫生服务中心就在附近,到华山医院、华东医院也很方便;将来养老也方便,弄堂里面就有个敬老院,现在改造为综合为老服务中心。”

  • 几个儿子都在国外,想接我出国去养老,我不去!

民心小区89岁的虞哲初就出生在上海。十几岁的时候,虞哲初就参加地下党。1949年,上海市动员上海学生去支援东南和西南建设,虞哲初就瞒着父母,报名去了福建。原以为只是支援几个月,结果一呆就是43年。

1991年,虞哲初退休后回到上海,就住到了民心小区。他现在还担任华阳社区离休干部党支部书记,坚持每天读书看报,还学会了用电脑,几乎每天都能用电脑写一篇文章,前几年还出版了一本文集。

“老伴前几年过世了,几个儿子都在国外,想接我出国去养老,我才不去。”“在这里,有小区的志愿者照顾我的生活,买菜烧饭,下楼取报纸,我们还能一起聊天。”

  • 这些年华阳路街道一直在整治,越弄越好了。

大明小区64岁的桑红星2001年搬到长宁路396弄,那时小区的地面、路面有点乱,楼底下两个食堂还一直有油烟冒上来。“这些年,华阳路街道一直在整治,而且越弄越好了,现在我感觉住在这里很舒服。”

退休以后,桑红星想发挥余热,于是就做起楼组长。“我现在每天老忙的,礼拜三早上舞龙、星期二练习手拍鼓、星期五健身。”“我最拿手的是广场舞,每天晚上都会去跳,已经坚持了8年了。”

  • 兆丰大厦当初造的是外销房,老早住的都是台湾人。

金谷苑63岁的余雪芳2005年把房子买到了长宁路396弄。兆丰大厦最初建造时属于外销房,过去住的都是台湾人,余雪芳2005年买这个房子的时候,整幢楼里就只有十几户上海人。

余雪芳的女儿长大成家以后,房子就买在了楼下,离得很近,后来亲家也搬过来和小两口一起住。余雪芳说自己从不多参与女儿家的事,可能是正是因为这样,两家的老人相处得特别好,买什么东西都要给对方买一份,还经常一起出去玩。

  • 因为女儿,我们认识了小区里很多同龄孩子的家长。

大明小区38岁的李文龙和太太都是新上海人。李文龙最早认识妻子的时候,妻子就住在这个区域,后来两人就一起在这里租房子,民心小区、长江小区都住过,最后就顺理成章把房子买到了这里。

“前几年是我父母在这里帮忙带孩子,现在女儿已经上小学了,我们也想试着自己带,老人就回去了。”“因为女儿,我们认识了小区里很多同龄孩子的家长,也慢慢形成了一个以孩子为纽带的社交圈,大家还会约了周末一起出去玩,一起参加活动。”

  • 我组织小区里的青少年去老人家里慰问。

24岁的张海栋是一名居委干部,他也出生在这里。中专毕业以后,张海栋考了社工,现在在长二居委会里做文教工作,主要是管老和小两头的工作。张海栋的日常工作,一个是协调老年人跳舞唱歌团队每个礼拜的活动,另外就是寒暑假组织青少年做手工或者去老年人家里慰问。

  • 我上学很方便,走路5分钟就到学校了。

金谷苑小区的朱成铭才十岁,但是他也常常参与社区里的活动。“前两年我们搬到这里来,一个是为了妈妈上班去坐地铁方便,再一个是我上学也方便,走路到学校5分钟就到了。”

朱成铭的爷爷奶奶就住在隔壁的民心小区,“我们早饭和晚饭都是在那边和他们一起吃,吃饭的时候,一家人一起看新闻或者聊天,我们总是会有很多事情要说。”“我还经常和奶奶去中山公园散步,如果我在学校里遇到不开心的事情,就会跟奶奶说,奶奶会给我做心理辅导,我就会好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