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长宁,养老服务“时间银行”正在扩大试点范围!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9日 来源:长宁区融媒体中心 访问量:

长宁正逐步在全区范围内扩大试点养老服务“时间银行”,构建社区互助养老新模式。

2020年12月30日,上海市十五届人大常委第28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上海市养老服务条例》,明确指出“鼓励和支持老年人开展社区邻里服务、低龄健康老年人与高龄老年人结对关爱等互助性养老服务,探索建立互助性养老服务时间储蓄、兑换等激励、保障机制。” 将“时间银行”写入养老法规,并逐年扩大覆盖范围,该《条例》将于今年3月20日起施行。这也意味着,“时间银行”作为养老服务体系中的一项辅助性组成部分,将由法规护航,以形成长效机制,保证其长久运营。

从2019年起,长宁已经在虹桥、天山和北新泾三个街道开展养老服务“时间银行”试点工作。通过低龄老年人为高龄老年人提供非专业性的养老服务,如出行陪伴、情感慰藉、协助服务,以及各类文体活动、健康科普、培训讲座等,按照一定的规则,记录服务提供者的服务时间,储入其“时间银行”个人账户,以供将来兑换相同时长的服务。

2020年下半年,伴随着长宁区养老服务“时间银行”新华路街道分行的正式启动,长宁开始面向全区推广“时间银行”项目。

新华路街道“时间银行”启动仪式的开幕,标志着养老服务“时间银行”向全区推进

2020年12月28日上午11时左右,家住华阳路街道的邵阿姨来到街道生活服务中心取餐,随后,她将这份午餐送到了社区居民席奶奶家中,并照料老人吃午饭。邵阿姨是一名老牌的助老员,最近,她还注册了“时间银行”的会员。对于这项为老互助行为,她很早就听说了,认为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如今,长宁在全区范围内扩大试点了养老服务“时间银行”,华阳路街道的“时间银行“也开展起来了,邵阿姨第一时间就去报了名。

席奶奶今年90岁,是华阳路街道“时间银行”会员中的被服务对象,平日里老人由女儿照料,这天中午女儿有事不在家,于是通过“时间银行”平台发布了助餐的需求。午餐快结束时,席奶奶的女儿正好赶了回来,她对邵阿姨的服务特别满意,给出了满意的评价,也非常认可“时间银行”这种模式。席奶奶的女儿说:“这种互助式的养老方式正在助推邻里间的相互帮助,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独自照料老人的困境,可以让自己有喘口气的时间。”邵阿姨也很高兴地展示了她得到的“时间币”,虽然时间币现在还不能使用,不过,“时间银行”主张服务兑换服务,现在的付出就当为将来的自己多做一份储备。

虹桥街道在2019年创新建立了“1+16+X”的时间银行分行运营工作,即1个街道分行、16个居民区支行、X个服务基地,其特色项目“家门口助餐服务点”即与“时间银行”服务挂钩,由于点餐时需要使用智能平板,许多老人不会用,就由“时间银行”的低龄老年服务者提供助老点餐服务,增加邻里互助,让更多老年人真切享受到家门口的实惠。街道还持续深化服务基地公益活动内容,推出了时间银行十大服务项目,如“我是代言人”“时光记忆师”“展厅讲解员”“学堂师者说”等,一批低龄老人在综合为老服务中心及各服务基地开展了形式多样的为老服务,使更多老年朋友们老有所为、老有所学、老有所乐。

重阳节之际,“时间银行”的“时光记忆师”为高龄老人拍摄纪念照

北新泾街道“时间银行”的低龄老人定期向社区里的百岁、独居、困难老人送去温暖和关怀,长期的贴心陪伴也让高龄老人们敞开心扉,诉说、分享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家住北新泾的凌老先生有着几十年的理发手艺,得知北新泾街道试点养老服务“时间银行”,他主动向街道咨询该如何申请,经过信息填报、资格审核,凌先生于去年如愿加入了“时间银行”会员,成为一名“时间银行”的为老服务人员,他定期上门为行动不便的老人义务理发,常常一边剪发一边与老人聊聊家常,让老人们颇感温馨。

“时间银行”互助养老模式的构建,不仅可以解决居家养老服务人员短缺的困境,还为低龄健康老人的老有所为提供具体路径,发挥低龄老年人潜能和创造性。天山路街道有这么一批“小老人”,他们定期在社区综合为老服务中心和服务基地内为老人们开展形式多样的文体活动。白老师每周都会来到综合为老服务基地,发挥自己所长,教老年人制作彩陶泥,帮助老人们锻炼大脑思维和手部的灵活性。家住天山的胡老师也定期在长者照护之家服务基地教老人唱越剧,用爱心播散阳光,丰富老年人的精神文化生活。逢年过节,“时间银行”的文体服务员们还会来到天山敬老院、逸仙天山敬老院等服务基地,为老人表演唱歌、跳舞、手风琴等节目,串联起一台小型文艺演出,温暖老人们的心灵。

在市民政局的指导下,长宁区民政部门会同区养老服务发展中心对时间银行进行分级管理,构建“市区街居”四级联动管理体系;在“长宁民政”微信公众号中专门设立了“时间银行”模块入口,实现全区统一的养老服务“时间银行”信息系统,充分发挥长宁区“智慧养老”互联网科技信息技术优势,提高“时间银行”工作的科学性、统计的准确性。

在深度老龄化的社会中,“时间银行”养老服务模式的推行既能满足社会公众不同的养老需求,也有助于减轻社会养老负担,同时,调动了低龄老人参与社会养老服务的积极性,并有效整合社区资源,形成一种新型社区互助养老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