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系国家医学教育,新华路街道92岁老党员捐出100万元!

发布时间:2021年07月01日 访问量:

居住在新华路街道的老党员、老教授丁怀翌,前不久向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捐赠了100万元,作为“灼伤整形医学教育培训基金”,用于青年医生的培养。这不仅是一位医学专家对青年医生的关心和帮助,更是老党员对初心的坚守……

昨天下午,在位于新华路街道左家宅居民区的丁怀翌家中,“宁宁”见到了这位92岁的老教授——她身着一件深蓝色衬衫,满头银发,看起来亲切又朴素。

2.jpg

心怀共同理想,两位党员医学生结为贤伉俪

丁怀翌是瑞金医院心脏内科教授,也是一名有着7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丁教授的丈夫则是中国烧伤学科奠基人之一、瑞金医院终身教授杨之骏。

1948年底,在圣约翰大学就读的丁怀翌递交了第一份入党申请书。在此之前,她已经和几个同学一起阅读了《新民主主义论》等进步书刊,还参加了迎接上海解放的许多活动。“那个时候我见证了国民党的腐败,接触到进步思想后,我愿意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员,为建设新中国贡献自己的力量。”

丁怀翌告诉“宁宁”,自己的第一份入党申请书是在夜深人静时,背着家人用钢笔蘸了米汤水在白纸上写的,可惜递交之后,由于纸张和“墨水”不够好,字迹都模糊了,她重新再写了一次,这样才通过了。终于,在1949年3月,丁怀翌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杨之骏是丁怀翌在圣约翰大学读书时的校友。1946年,年仅16岁的杨之骏就加入了上海地下党组织,在党组织要求下,专攻文科的他转而走上了医学道路。“虽然都是党员,但在新中国成立前,我们都还不知道彼此的党员身份。”丁怀翌说,新中国成立后,自己和杨之骏都在医疗系统工作,又都是共产党员,怀着相同的信念和理想,自然而然走到了一起,结为伉俪。

听党话、跟党走、感恩党,党员夫妇始终践行使命

半个多世纪以来,丁怀翌和杨之骏这对党员夫妇,始终都听党话、跟党走、感恩党,践行着自己作为共产党员的使命。

上世纪50年代,面对血吸虫病疫情的严重危害,响应毛泽东同志发出“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的号召,丁怀翌积极投身血吸虫防治工作中。

此后,丁怀翌又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只身前往福建支教。当时学校建在一座废弃的庙里,教学资源十分匮乏。凭借着建设新中国的一腔热情,丁怀翌和同学们一起,因地制宜制作了很多解剖教学模型。每天晚上点着蜡烛,在钢板的蜡纸上刻字,第二天请人油印了当课本发给同学。“第一批同学毕业后,有的成为了当地防疫站的站长,有的在县医院做传染科主任,白喉来得凶猛时,抢救都是自己上,他们中大部分都是共产党员。”丁怀翌感慨道,“可以说,我是亲历了新中国基础医疗体系的建立和重大传染病防治工作的起步,也亲历了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国医疗技术的飞速发展。”

杨之骏则为我国的烧伤学科做出了不朽贡献。1954年,杨之骏毕业分配至瑞金医院,仅用4年时间就和大家一起创造了世界医学史上首次抢救特重烧伤病人成功的奇迹。

杨教授研制生产了烧伤病人专用的热风机,开创了热风疗法在烧伤治疗中应用的先例;并作为主要人员参与了皮肤混合移植技术的研究,提高了大面积三度烧伤治疗的水平,还建立了中国第一家皮库,使医院能储存分类皮源,以备急用。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杨之骏在烧伤外科学的工作就蜚声海内外,他的学术建树和思想至今还影响着烧伤领域中的相关临床与研究。

54岁那年,杨之骏因脑梗导致右侧偏瘫,但这并未打倒他,他开始用左手写字。整整30年,他从未停止学习,他坚持摘抄古书,一本本中英文笔记堆满了他的书房……

3.jpg

工作时的杨之骏

不忘入党初心,捐赠积蓄助力医学人才成长

多年来,丁怀翌和杨之骏夫妇都在各自的领域不断发光发热,而作为党员,“红色”也成了这对医学伉俪最光荣的底色。2015年,丁怀翌就有了捐赠夫妻二人积蓄,用以设立教育基金的想法。2016年春天,丁怀翌下定决心,向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表达了自己捐赠的意愿。“我年龄渐长,越来越感觉到时间不等人,想做的事要抓紧做。”

2017年初,丁怀翌教授签署了捐赠协议,以先生之名设立“杨之骏医学教育基金”,专用于资助医学生。这笔基金分为奖学金和助学金,除了奖励优秀学生,还会为有迫切经济需要的学生提供连续每年资助1万元学费,直至毕业。

“我当时就提了一个要求,希望获得奖金的学生可以好好学医。”对丁教授来说,这个教育基金延续了他们夫妻二人对医学事业的期望,也是作为老党员的初心与坚守。

4.jpg

丁怀翌教授和“宁宁”讲述过去的故事

在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之际,丁怀翌教授又向瑞金医院捐赠100万元,两次捐赠几乎耗尽了丁教授夫妇的毕生积蓄,但她却丝毫不后悔。“我和我先生都是党员,我们只是做了一名共产党员应该做的事……”丁怀翌说。